媒体报道

WUHU NO.1 PEOPLE'S HOSPITAL

媒体报道

首页 > 医院文化 > 媒体报道 >
芜湖青年医生的酸甜苦辣
来源:大江晚报  作者:  发表时间:2014-12-01 20:23 浏览次数:

    近日,反映一群坚守梦想、满腔热情的80、90后青年急诊室医生工作和生活的电视剧《青年医生》正在全国热播。记者注意到,收视人群中就有芜湖的一群青年医生。剧情中所反映的真的是青年医生们的生活原貌吗?除了我们平时在医院所看到的,青年医生们的工作、生活还有哪些不为人知的酸甜苦辣?近日,本报记者走进芜湖市第一人民医院,倾听几位青年医生讲述他们的故事。
         采访对象:何方,85后,市第一人民医院,心内科二病区医生

                             赵权,80后,市第一人民医院,耳鼻喉科医生

                             魏兆明,80后,市第一人民医院,急诊内科医生

          剧情与现实

       《青年医生》播出后,遭到很多医护人员吐槽不够专业性,很多细节犯了医学常识错误,芜湖的青年医生们尽管只是抽空看了几集,也是“火眼金睛”识出真假。

       “用药量不靠谱,心肺复苏抢救动作不专业。”何方和赵权不约而同地指出剧中这两个明显错误。此外,“医院里的实习生哪有剧中那么清闲的,一个个都忙得要命,也没有那么八卦啦,天天操心老师的情感归属。”

       急诊科的魏兆明更有发言权,“哎呦,急诊科的医生白大褂哪有那么清丝的,经常都沾满了血渍。我看了下有个美女医生还戴着美瞳,急诊医生经常很忙很狼狈的,哪有时间搞这些,逮着空闲就躺下来咪觉了。”

    不过电视剧里的情节也不是完全没依据,有的就让芜湖的青年医生们找到了共鸣。“医院内部消化的恋情和婚姻确实很多,因为医护人员的社交圈子很小,很多时间都在医院,医生和护士,医生和医生之间谈恋爱结婚的特别多,越到大的科室、大的医院越多,几乎每个科室都有成双成对的。” 赵权告诉记者。而美女医生何方说自己的老公虽然不是在医院内部找的,但老公也是由生病住院的患者发展成功的。“我们医院还有很多女医生剩着呢!”

   细心的观众发现《青年医生》中,每个医生脖子上挂的听诊器颜色都不同,“五颜六色的这合适吗?”对此,何方和赵权亲证这个真的可以有,每个科室可能买的听诊器颜色就是不同。

  《青年医生》中,急诊科经常遭遇行为过激的患者“冲击”,更有甚者将女医生绑架。对此,几位芜湖青年医生表示虽然没有绑架那么严重,但的确遇到过风险。“有的患者骂人、扇巴掌、踹脚都有的。”“急诊科有的时候还会来一些酗酒的患者,特别是酗酒的,你跟他根本讲不通道理的。”“我们现在吸取的教训就是对于发现有攻击倾向的病人,尽量学会自我保护。”

        担当与无奈

  “我们学医的就是上学时候苦,上班后还是苦,上学时课业负担比学其他专业要重的多,成天都在背书;上班后工作辛苦就不说了,医生的考试真是太多了。” 赵权吐槽,“我们从来都没有休过双休,虽然每个医生都有公休假,但几乎每个医生都没有休过,唯一能轻松下的就是婚假。”

       何方告诉记者,“我每4天要值一个大夜班,算下来平均每天10个小时在医院。夜班的话我们开玩笑就要“拼人品”了,如果那天晚上挺清净没有病人,那还可以稍微躺下来休息会,否则就是做仰卧起坐,一晚不知道要起来多少次,甭想合眼。”何方说,自己所在的老干部病房,很多老年人经常把医生弄得哭笑不得。“比如半夜突然叫醒你,很紧张地告诉你我好冷,我这是怎么了,进病房一看,原来脚在外面,帮她盖好被子后不冷了;还有老爷爷半夜喊医生想吃巧克力。其实,这些老人我们也能理解,就是觉得看到医生才有安全感。对于这些,我们不能有一点情绪。”

   老百姓的传统观点就是医生还是老的辣,所以青年医生经常遭遇尴尬。何方透露有一次值夜班,一个病人推门看见她,来了句“怎么没有医生啊”,“听这话我差点晕死,呵呵。”

  1983年生的赵权看上去已经小有沧桑感,对此他深有感触的说工作8年多,明显感到随着年龄的增长,得到病人的信任更多了,这叫“光荣地老去”。“作为青年医生,和那些有资历的老医生相比,我们必须对病人态度更好、更有耐心。”

  《青年医生》剧情中不乏医患关系剑拔弩张的情节,对于医患之间和谐关系的建立,几位医生都认为取得病人的信任最重要。何方举了个例子,“比如心梗,这是一个很严重的病,但它的表现形式有时候比较隐蔽。有的老人觉得牙疼,有时候不能排除病因在心脏,我会让他去做一个心电图,有的不理解的病人就会破口大骂,‘你们医生是不是想钱想疯了,我看个牙疼你让我去做心电图’。遇到这种情况,如果跟病人解释不清楚的话就会让医生很难做,所以现在医生有的时候看病开检查都有点束手束脚的。”

   经常有病人抱怨挂号挂了半天,给医生看病时几句话就被打发了,很多问题还没问明白呢。这个问题,也是赵权、何方几位青年医生很苦恼的问题。“其实我们刚开始上门诊的时候话很多的,对病人的热情都很大的,但是医生越当话就越少,因为有时候一上午要看好几十个病人,平均在每个病人身上只有短短的几分钟,只能长话短说,但是患者应该相信,医生对每位病人都是负责任的,都会力所能及给他最好的诊疗方案。”

       理想和价值

  何方的爷爷是一名乡村老中医,从小医生在何方心目中的形象就是救死扶伤、悬壶济世,非常神圣,长大后上大学报专业时,她毅然报考了医学院。“虽说从医学院走进医院,真正开始当医生后,会发现原来的理想和现实还是有差距的,但我想我会尽量把理想和现实更好的糅合在一起,因为离开了现实,理想就无法实现。”“作为我个人,我还希望医生的工作能更加单纯一点,我们能用于专心诊疗病人的时间更多一点,也希望有更多的人加入医疗队伍,让我们国家的医疗资源更充沛一些,我们每位医生能有更多的时间去深入了解和关心每一位病人。”

   急诊科的魏兆明最近刚刚援疆回芜,在新疆的半年,魏兆明对医生的职业有了更深层次的了解。“那些地方真的太需要医疗援助了,虽然国家援助了很多先进的医疗设备,但那里缺的是会用设备的医生,我们去了,就是雪中送炭。”《青年医生》中有几句被网友争相传颂的台词。“人的一生很长,长到十年、百年;人的一生很短,短到分秒必争。在急诊抢救中的黄金五分钟,是病人生还健康的最后生机”、“急诊医生,是我们医生生涯最好的开始”、“如果说医院是个战场,那我们就是抢救生命的先头部队”,对于这些话,魏兆明感同身受。“急诊就是在和时间与生命赛跑。有的病人送来的时候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全身冰冷,感觉人都已经没有了,但当我们全力抢救,我们的手在病人胸前感觉到心脏再次跳动起来的那一刹那,那种感觉真的无法形容。在急诊,医生的价值感更加强烈。”

  即使是在频繁面对生离死别的急诊科,魏兆明说其实医护人员也不是大家想象的那样时间长了就麻木了。“有的病人走了,我们医护人员也会很难过,很惋惜,我们会强烈地感觉到医生有时只能做到治病不能完全做到救人,医生也有无能为力的时候,我们有时所能做的,就是让病患更从容、更没有痛苦地离去。” 《青年医生》中急诊科的一位美小护因为受不了总是死人,一度心情抑郁。魏兆明说同样的事情,他们的急诊科也发生过。“有一次急诊一天走了3位病人,我们的一位护士难过得无法自已,老在家哭不愿意来上班,还说要辞职,后来医生、护士长一起去她的家里开导了很久。”

                甜蜜和感动

   虽然忙、辛苦、压力大,但是既然是救死扶伤,医生的存在感、价值感比一般职业都来得强烈,平常工作中的那些小甜蜜也是时而闪现的。

  赵权和我们分享,一次大雨,他帮一位自己诊疗过的盲人病患专门借了雨伞回家,区区一件小事,这位病人事后还打电话到电台感谢他。

  何方和我们分享,在上海当实习医生的时候,因为帮一位还没有完全康复的病人争取到床位继续巩固治疗时,病人送来锦旗,还把她的名字写在了老师名字的前面。去一个罕见病患家里走访时,和老师一起给家庭困难的患者留下钱和水果,每年都会收到这位病人的贺卡,直至离世。

  魏兆明和我们分享,一位长期接受他治疗的老慢支老人有时候会拿来自己舍不得吃的咖啡、西洋参非要送给医生,这些东西都已经在家里放得过期了。“看到过期的日期,我们心里特别难过,这都是老人自己舍不得享用的。”“一位无为二坝的农村妇女治好病后拿着一篮土鸡蛋跪在我家门口,一定让我收下。”“在新疆时一位乡亲用现学来的汉语跟我说着谢谢”,“有些情意会让你觉得无法拒绝,我们一般会用其他方式补偿给病人,比如复查时偷偷去帮他交个检查费啊什么的,他们很朴实,很贫穷,就是一心想感谢医生,没有其他。”